父亲的心愿-企业文化-云顶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企业文化 > 文学天地
文学天地
父亲的心愿
发布日期:2017-11-09     信息来源:同乐城 彬长分公司     作者:     浏览数:446    分享到:

       父母不喜欢城里,说城里灰尘太大,喧闹以及左邻右舍关门闭户,不能串门,加之城里没熟人,唠嗑的人都没有。用母亲的话说:“乡下生活成本低,空气新鲜,又有左邻右舍为伴,住在乡下不寂寞。还有,如果哪天他们不在了,就葬在农村,这样,能给我减轻些负担”。所以,父亲退休后便返回了农村,陪伴母亲长期生活在乡下。
       乡下的房子是几十年前盖的。记忆中,盖房那年,我才7岁,父亲从很远的煤矿回来,从集市上买来木料和砖瓦,在母亲的张罗下,找村里人拆掉了原来的三间土坯房,在此基础上修建了砖瓦房。如今,几十年过去了,原来的新房在经历了数轮风雨的洗礼后,已经破旧不堪。期间,父亲多次念叨着盖新房一事,且兴师动众的在新划的桩基地上拉土填坑,平整桩基,待热情劲一过,就将盖房的事情搁浅了。我知道,不是父亲不想盖,而是当时经济条件不允许。为此,盖房一事成了他一生的心愿。
       今年五一,回乡下看望父母时,再次看到那座破旧不堪的老房时,我便产生了给父母盖一处新房的想法。于是,找来大姐和姐夫商定后,决定保留老房,在村东头那片桩基地上重新盖一所房子。姐夫是个泥瓦匠,常年在外给人盖房,这几年不出去了,就拉了一只施工队在老家专门给人盖房。听姐夫说,盖一所房需要十几万,虽然自己经济不很宽裕,但凑凑还是能盖起来的。父母如果搬进新房住,刮风下雨安全问题就彻底放心了,同时也了却了父亲一生的心愿。念及父母年事已高,他们无论从体力还是精力上都不允许参与盖房,而我休假的时间有限,又不能盯在跟前,于是,盖新房一事便落在了大姐和姐夫头上。
       在我们农村,人有个习惯,不讲究吃得好不好,也不讲究穿得好不好,偏偏讲究谁家房子盖得好,好像只有谁家房子盖得好盖得多,才能证明一个人的成功和地位。因此,在农村,给儿孙们找对象讨媳妇,女方常常会先看男方家的房子盖得怎么样?于是,不管村里的穷人还是富人,哪怕借钱,都要把房子盖得漂漂亮亮的。这几年,村里家家户户基本上都盖了二层楼房,搬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。唯独我家住的房子还是80年代盖的,与隔壁邻家相比,已显得破旧而低矮。我家子妹不多,两个姐姐早早出门,而我又自小跟随父亲在城里念书、工作,后来在城里安家落户。如今,家里就父母亲两个人,而我老了又不打算回农村,按说房子是够住的。但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,所以我还是选择把房子盖起来。
       村东头的那块庄基地,是父亲十年前向村里申要的。桩基地不大,大概有四分左右,比老院子的桩基小一些。新桩基分到手后,地里长满了杂草,父亲说要去将杂草清理了,母亲就阻拦说,“家里现在又不盖房子,清理了也是白搭,用不了多长时间草还会长出来的”。父亲不听母亲的劝阻,执意要去清理,母亲也就作罢。于是,父亲每天拿着镰刀和铁锹去清理,整整用了一个星期时间才将庄基地里的杂草清理干净。等到来年开春,父亲买了十几颗杨树苗,栽在桩基地里。等我回去的时候,父亲已将地里的树伐了,并将桩基整理平整,就等着破土动工的那天。
       按照老家的习俗,母亲说今年宜盖堂屋,二老的意思就是让姐夫抽出时间先把堂屋盖起来,厨房和门头如果时间来的及就盖,来不及明年在盖。姐夫是个大忙人,平日里工程比较多,大活小活一大堆,本来计划收完麦子就给我家动工,但姐夫说这段时间水泥、砖瓦等各种材料涨价了,等便宜点了在盖,结果一直拖到9月中旬才开始动工。动工的那天,父亲专门让母亲给我打来电话,告诉我今天是个吉日,姐夫的包工队和设备已经到位,开始往新院子里拉土垫桩,估计十来天时间大样就能出来。父母一把年纪,我怕累坏二老身体,再三叮嘱他们别操心,盖房的事情全权由姐夫去处理。空闲时,二老也会到工地去看看,干些力所能及的活。用他们的话说:“全当活动活动胳膊腿,锻炼下身体”,于是我也再没说什么。
       国庆节再回老家的时候,村东边坐落的一处新房已基本成型,院墙和门头没有建好,院里地面没有平整,堆的全是施工材料。我回去的时候正赶上收秋,姐夫的施工队已解散,干活的人早已各自回家收秋了。故此,工程也停了下来。回去的那几天,恰逢连阴雨天,这雨没黑没白的下个不停。姐夫说要等农忙结束,天气晴好后才能施工,不出个月就能全部盖完,剩余的收尾工程等他空闲了可以慢慢弄。看到新房大样已经落成,我心里得到些许安慰。
       这院新房子,虽说比不上村里的二层洋房,但与邻居同款房子相比,还是数的上的,父亲很满意,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。与他聊天中,他给我念叨着:“这辈子再也不用盖房子了,这几间房子就够我跟你妈住到老了” 。他原以为这辈子再也住不上新房了,没想到在他有生之年实现了他一辈子的心愿。
       临出发前,父亲将我送到村口,再三交代我家里的事情不用操心,在外安心工作,照顾好身体,照顾好孩子,我默默的点点头。当我在抬头看到父亲那张饱经沧桑的脸时,其实我想对父亲说:盖新房是你一生的心愿,也是我一生的心愿,只不这个心愿实现的有点晚,但这句话始终哽咽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,汽车便飞驰而去,父亲矮小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,最后消失在茫茫的晨雾中。

上一篇:随 想 下一篇:初冬野菊漫山开放